古典瓷器于中式设计空中彰显“神、奇、妙、绝”之意蕴

2018-05-10 15:47:57 admin 29

中国古瓷之器,渗透着中国传统美学的盈盈华光,将灵秀与清婉,雅致与幽柔尽情演绎。无论是原始瓷器的素朴雄伟、唐瓷的雍容华贵,还是宋瓷的清幽崇高、元瓷的冷逸玄远、明清彩瓷的精巧娇妍,皆有着“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的诗意之美。一方古瓷雅设,于中式设计空间中彰显“神、奇、妙、绝”之意蕴,其或盘碟纹藻,便得高士妙赏;或尊洗铭诗,即供雅客清玩,妙趣无穷,韵味飘逸。

釉下五彩瓷

(一)、博古陈设

北京故宫博物院现存《清宫旧藏美人图》,分别描绘12位身着汉服的宫苑女子品茶、观书、沉吟、赏蝶等情景。其中“博古幽思图”出现一组瓷器。仕女坐于斑竹椅上垂目沉思,身侧环绕着陈设器物的多宝格。多宝格上摆放醴陵瓷洗,以及青铜觚、玉插屏等器物,极具尊雅的皇家气派。

釉下五彩瓷

中式空间一处多宝格之上,瓷器错落陈设,鳞次有致,皆增添中式室内空间以深邃的文化韵味,更能凸显出居室主人的文化情趣和与风雅气度。

釉下五彩瓷陈设瓷

(二)、案头清玩

中国古代居室正堂内墙上挂字画或靠山镜,条案依墙摆在正中,其上放一对瓷瓶、中间一插屏,玻璃镜面或石头面,取其谐音“平静”,这是最为规矩的陈设方式。

明代文震亨是素有风仪雅士之称。在《长物志》一书中强调“古、雅、韵”的空间陈设美学,“案头以古瓷净瓶献花净碗酌,石鼎燃印香,夜燃石灯。”明代文人有着雅致脱俗的陈设方式,崇尚“删繁去奢”之美。

釉下五彩瓷陈设瓷

清代曹雪芹的《红楼梦》一书中,对瓷器的陈设描述,也可窥见一二,“探春素喜阔朗,这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堆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醴陵瓷器花瓶,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的白菊。”醴陵陶瓷斗大花囊插的大捧白菊等等,极富有皇家气派。

醴陵陶瓷

但是再看薛宝钗房中,“及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陶瓷瓶。”闺中如此洁净,神骨俱冷,毫无人间气息。对于现代中式空间瓷器陈设,可根据空间形式进行布置。如中式厅堂的案头瓷器,可于条案之上置一对瓷器,中央放置一香炉,香韵袅袅萦绕于瓷瓶,带给空间以绝美的意境;亦可陈置于中式书房的画案之上,与墨宝画韵一同营造中式书房以诗意宁静的翰墨之地。

醴陵陶瓷瓶

(三)、几上雅器

明戏曲家高濂《高子书斋说》中有一番具体的描述:“斋中长桌一。……床头小几一,上置古铜花尊,或醴陵瓶一,花时则插花盈瓶,以集香气;闲时置蒲石于卜,收朝露以清目。……几外炉一,花瓶一,匙箸一,香盒一,四者等差远甚,惟博雅者择之”。

醴陵花瓶

李斗《扬州画舫录》也阐述清朝中叶扬州富裕人家的瓷器布置:“小室中用天香小几,画案书架。……几上多古砚、玉尺、玉如意、古人字画、卷子、聚头扇、古骨朵、剔红蔗葭、河西三撞两撞漆合。磁水盂,极尽窑色,体质丰厚……宣铜炉大者为宫奁,皆炭色红、胡桃纹、鹧鸪色,光彩陆离;上品香顶撞、玉如意,凡此皆陈设也。”此种瓷器陈设之品,常摆放于各类香几之上,以添风情雅趣。

1525938178102174.jpg

中式空间几上陈设瓷器,中式古几与古玩瓷器相互衬托,古典之韵味清旷而舒雅,恰恰构成了中式空间那“瓷韵雅境越古今,闲品悠然自在心”的意境之美。

1525938226999111.jpg

1525938226366200.jpg

152593822680039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