醴陵陶瓷釉下五彩瓷获的南京“南洋劝业会”一等奏奖

2019-03-18 17:01:32 admin 39

清朝晚期将我国沿海地区概划为“北洋”和“南洋”,北洋为人们所熟知,指直隶和山东省等一带朝廷设“北洋大臣”直接统辖,当时著名的北洋水师就是以此冠称,后来到民国建立初年,“北洋”的称呼一直保留下来,“北洋军阀”、“北洋政府”这些称呼都是由此沿用而来的。相对北洋而称的南洋,是指江苏、上海、浙江等长江三角洲一带广大地区,清朝政府专门设有南洋大臣官职,往往兼任两江总督这里所称南洋与对东南亚一带的俗称南洋不是一个概念。

湖南瓷业公司《龙纹》香炉 

湖南瓷业公司《龙纹》香炉

南京在当时称“江宁”,两江总督驻署江宁。原湖南巡抚端方,在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出洋考察宪政归国后,就被朝廷委为南洋大臣,署两江总督。他出洋考察期间曾前往参观各类博览会、展览会,西方国家先进的工业生产技术令他震惊,得知以这类赛会的方式对增进物产流通,倡兴实业确有成效。他回国后被朝廷命为南洋大臣督署两江,到任后见南京地方交通发达,周边地区物产丰富,因而极力提倡在此举办工艺。会陈琪在《南洋马业会纪念册》中说“考察列邦政治,专门赛会所至多有,归途遍阅意大利米兰之世界博览会及渔业赛会,归国以还,阳尚书摄两江,议于城北紫竹林设公园,即于公园举办赛会…...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四月,端方将熊希龄从南召至江宁,任为两江总督署总文案,兼宁属咨议局等办处会办。他们一道经多方筹措,并与地方商绅反复商讨,终于达成一致,认为举办江宁劝业会的时机已经成熟。端方遂多次正式向朝廷呈报奏折,要求开设劝业会,“商宪端奏陈南洋第一次劝业会筹备情形请明降谕旨宣示纲要。圣鉴事窃臣于光绪三十四年十一月间奏设南洋第一次劝业会一折钦奉......参仿日本成例酌定规章,臣查劝业会之设,发起虽在南洋,若能办理得法,预计将来效果正赖以鼓舞全国实业之进步”。

在这份奏折中,端方表示这次赛会将仿日本劝业博览会的成例组织举办,打消了朝廷顾虑,并且还着重强调了赛会将对全国所能起到的积极影响,因而得到朝廷的批准。

熊希龄协助端方直接参与了劝业会的等办事务曾为参会物品免税一事上,《参议京卿为赛品免事上铁大臣书》,专文拟呈请示。文中对举办劝业会的意义和成败的关键一一......宗旨约有三端。一为关于实业者,人民味于研究改良之理,难合西人之嗜好,故销路之日滞,非集各省物产精华,以资比较,纵各国人民观览,以觇其嗜好。一为关于商埠者。上海租界始于英人,故英人商务首屈一指。南京城北一带,旷野荒凉,理应设法振兴。一为关于商务者,中国商人昧于世界知识,无冒险进取之志,虽属工艺精品亦不过就近发售,各省鲜有知者,不足以商人法也

劝业会之设,一则使各省未知名之物产,以媒介于中外商人;一则使各省未经验之商人以练习于远近销路。而奖给赏牌,崇其名誉,品评报告,励其未来,皆于发达商务有密切之关系也。以上三端,实为劝业会最要之宗旨,然能否收效,全视钧处能否免税。盖华商魄力最小,知识最浅,苟无把握即不肯赔钱以从事。若不蒙钧处准予免税,则商人裹足不前,一旦商货不齐,几成虚设,非独为外人所讪......

劝业会拟定了通用细则6章,共49条,事无巨细,都考虑得十分稳妥,对物品守护、游客参观等均作了详细的规定,就今天人们看来,仍觉得周道而细致。例如通用细则第四章“守护”第二十五条中规定:凡看守人每日于会前一时临场、闭会后除值宿人外,非参观人确已散场尽不许退场。第五章“参观”第四十二条规定:凡参观人非得陈列人及该会事务所允许,不得将陈列物品拍照或摹写等等,至为详尽对于外国展览物品,劝业会场内专门设置了参考馆,有美国、日本、英国、德国选送展品参加了赛会展览。

劝业会规模宏大,共建设各类场馆几十处,分为三类。一类为教育、工业、美术、农业、通运、卫生、武备、机械展馆,均为公共展览馆,各种产品分门别类在此展出。一类为各省的别馆(分馆),专为陈列各省出产物品。各省别馆中建设面积最大的是直隶馆,占地1650平方米,湖南馆居第三,占地1320平方米。醴陵瓷器设有专馆,并在湖南馆内。最小的是河南馆,也有176平方米。此外还有联省共设的别馆,如云贵馆、东三省馆等。第三类是参考馆,专为外国参展产品开设。

当时的动业会官员们对各场馆的建设样式很费了一番心思“即会场各馆、之式样、均仿自各国。如美国教育发达,教育馆则用美国式。德国工业发达,工业馆则用徳国式。其他如参考馆用日本式:卫生馆用意大利式:美术馆用罗马式;暨南馆则用南洋群岛式”。暨南馆专门用来陈列海外华侨的各种产品。

醴陵釉下五彩瓷器 梅瓶

醴陵釉下五彩瓷 梅瓶

劝业会于宣统元年五月十八日破土动工,对于当时的情景,《南洋劝业会汇刊》中有记录:......上午十一时陶帅冒雨莅会,行开工礼,观者如堵。午后一时就席,酒三巡,陶帅举箸叩盅,起而演说:办事须以坚忍行之,乃能有始有卒,劝业会所以救亡,军事为临时之战争,实业为永久之战争。兵战十败犹可图存,商战败断难立国(众拍掌)。欲讨军实十年之后方能收效,欲振实业则大办大效,小办小效。其利益捷如影响,各国赛会,皆由地方而国家而世界。中国赛会今方生物,万ー败,何能更图其大(众拍学)。抵制外人,空言不如实力,实力之抵制唯在劝业会(众拍掌)……”从此文可以看出,当时举国上下对劝业会寄予期望之高。

南洋劝业会于宣统二年(1910年)四月十八日正式开幕,直至十十八日闭会,历时八个月。大会组织机关庞大,各部门专司其职。朝延为表示重视,特别派专员任劝业会审査总长;继任的南洋大臣、两江总督张人骏为正会长;主任副会长为郑孝胥;座办为浙江青田人陈琪,帮办为湖南宁乡人向瑞琨。真可谓高官齐聚。

参赛物品分为25部,共44类,包罗万象。花样百出,令人目不暇接。除参观展览之外,会场还设有水中游戏、跑马场、电影馆、嬉笑室、音乐会、马戏场、五彩电光告白所等娱乐场所。游人摩肩接踵,乐而忘返。

劝业会门票设置也颇费了一番心思。査当年的“入场普通人场券发卖规则”:一、普通入场券,定价小洋三角;二、特别入场券,定价小洋一角五分;三、童稚人场券,定价小洋一角五分;四、工役人场券,定价铜元五枚;五、长期人场券(一册三十张)定价大洋五元;六、团体入场券,定价小洋一角。为体现劝业场宗旨,鼓励下层动者踊跃观看,特别使工役人场券定价最低廉,仅为“铜元五枚”。

在会场内醴陵釉下五彩瓷器出尽了风头,以其新颖的工艺、精致的绘画,深受人们喜爱。韩葆忠所著《考察南洋劝业会纪略》中介绍,“雕刻金花两层瓶,湖南馆醴陵瓷业公司出品,内层绘重阳风物,外层雕镂菊花,淘称佳制”。其至美至奂可见一斑,令人遐想。除湖南瓷业公司外湖南瓷业学堂也单独精制展品参赛,“圣迹全图瓷片,系整席碗、碟全套,自尼山降生至获麟绝笔,生平事迹分布绘画靡有遗漏,为醴陵瓷业学堂全堂师生积数月之日始告成功”。可惜这些精美的作品,今天不知流落何方。

在陶瓷展览部,“醴陵新瓷”在当时被韩葆忠这样描述:“媲美景镇,广销外洋,画稿之文雅,模样之新奇,尤擅胜场。其附属之瓷业学堂出品达百余件,并有说明书详示制瓷改良法术。”

这一个大规模的全国性赛会上,全国各陶瓷产均有许多商参会,唯有陵与景德镇两处受宠有加当时的师和学专家有自己的看法,“就陈列表面观之、景以原料为良,陵以彩画见赏。其间优胜难有定评。老师之言,则谓景瓷质美早有社会之公评。而所用团泥之水,非他处所能及,无论坯胎厚薄一气浑透体纯白不似瓷釉内溢有青色,是优胜之明证。窑学专家之言,则谓瓷音清、色润、无绚纹、气孔表面已占胜其吸水量,知质地之紧密,所含铁质少又有于卫生,景镇未必有如是之研究...”优胜审评在醴陵与景德镇之间进行,经多次论证,终于以醴陵釉下五彩瓷而告终

南洋劝业会设奖五等。一等奖为“奏奖”;二等奖为给凭;三等奖为金牌奖;四等奖为银牌奖;五等奖为铜牌奖。醴陵釉下五彩瓷获得了第一等的“奏奖”,为最高等奖项。对于外国参展产品南洋劝业会不作评奖,在“参考馆规则”第十八条中规定:本会认为有益于出品人,以名誉谢书以示褒美。

南洋劝业会对游客的衣、食、住、行均安排周全,对于场馆的防火、防盗等安全事项有妥善措施,会场之内,各色旗帜迎风招展,鼓乐之声竞相起伏,“万物争新,内外宾旅,至者摩肩,馆院林立,广及十里,物以序陈,数且百万,欢谣载道,人颜载喜,环球电报,竟相传述”。上下同心合力,全国积极参与,终于举办成了一次“夫以数千年未有之举”的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