醴陵陶瓷意大利“万国制造工艺赛会”获最优奖

2019-03-18 16:56:57 admin 37

1911年是意大利建国五十周年大庆,意大利政府决定在大庆之年举办一次世界性的大型博览会。会场分设两处,一处在罗马,举办美术展览会;另处在意大利古代的都城都朗、举办“万国制造工艺赛会”。意大利政府对这次大会非常重视、虽然博览会拟在1911年召开,但因为筹办事务繁多,提早几年就已经开始准备。我国在1908年就收到邀请参会的通知。

醴陵陶瓷

此时的清朝政府,在经历了太多的磨难之后,转而寄希望于实业来强国兴邦。民族工业也逐步地具备近代工业的维形。多次的出洋考察也使大臣们明白了商务开放和实业兴邦的重要,因而对意大利举办的万国工艺赛会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故下令驻意大利公使了解大会筹备情况,准备组织国内产品参会。当时清政府及各部大臣不知国际大型博览会通例,缺乏参加这类赛会的经验,往往并不热衷于此,即使勉强参会也常常闹出一些笑话,令人啼笑皆非。驻意大利公使钱恂,为了提高人们对意大利博览会的认识,避免发生一些理解上的误会,特别向农工商部发出“咨文”,并且要求转告参会的厂商。

这篇咨文自宣统元年(1909年)国二月二十ー日发出,名为《驻意大利使臣钱恂为参赛时应注意之事致农工商部咨文》,文中针对当时国内情况,根据其对国际大型赛会的了解,特别提出几点注意事项。“转瞬意人开会,拟请大部谕饬赴会各商,有不可误会者四端:

其一,不可误以为斗赛珍奇之会,而忘却日用寻常之品也。不宜博价者无论矣。古瓷名窑、古玉精雕亦不可以入会,会所以求新,非所以考古。

其二,不可误以为庙市村集之会。

其三,不可狃于一国之土风,而弗思变化也。中西风俗悬殊,器用迥别,彼个性又坚执,见异不迁,故华式纵多佳品,而西市无列售者。今欲振我商务,自非曲投彼好不可。瓷器为彼所重,而曰盘、曰碗不适彼用。绣货为彼所重,而曰屏、曰联不适彼用。远道赴会而不求实利,鸣呼!

其四,不可囿于一时之小利,而遗弃巨远也。广告图说不嫌其过繁,以英法合文为宜;装潢陈设不嫌其过丽,以中外合式为宜。凡此费用看仍消耗,实则收利于无形。”这些文章在今天读来,不免引人发笑,但反映出当时我国工商业之落后,人们思想的愚钝。钱恂正是因为深深地感受到文明与愚昧,先进与落后之间巨大的差距,为了尽快地使国人明白国际赛事的惯例,“免受异邦讪笑”,提出这篇咨文。他的这篇咨文在当时起到了重要作用。

《意大利都朗省万国制造工艺赛会章程》中第一条规定了会期,自1911年4月开幕至1911年10月闭会。中国参会产品主要是瓷器、漆器、绣货、绸缎、茶叶、扇子、银器等手工艺品。由于工业尚不发达,仅有少数矿物等工业产品选送参会。

湖南瓷业公司于前两次国内劝业会上获得大奖,信心倍增,积极地进行准备参加此次博览会。

这一次博览会的奖项分为7等:“一为卓绝奖,必其物品已得最优奖后,再经审查员之选裁,或其出品奇特,审查员不能知其制法者,方能得之;二为最优奖;三为优等奖;四为金牌奖;五为银牌奖;六为铜牌奖;七为纪念奖。”

农工商部积极筹备,对参赛产品质量要求精益求精,使得中国产品在会上博得好评。醴陵陶瓷釉下五彩瓷器第一次参加这类国际性的大赛,就获得极大的成功。

《东方杂志》第8卷《意大利会场之中国出品》中讲述,中国参赛产品中共获奖256项,其中卓绝奖4项;最优奖58项:优等奖79项:金牌奖65项,银牌奖60项;铜牌奖17项。纪念奖6项。醴陵陶瓷釉下五彩瓷器获得最优奖。确属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