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醴陵陶瓷釉下五彩瓷器的创烧

2019-03-19 17:04:55 admin 39

一、 得天独厚的制瓷条件

陵位于湖南省的东部,东邻赣西煤城萍乡,西连工业重镇株洲北接花炮之乡浏阳,南面田畴攸州,素有湘东明珠中国瓷城之称。醴陵山清水秀,风景旖旎,渌水蜿蜒,贯通东西,会接湘江,终归大海。区位优越,交通发达,沪昆高速、京港高速,浙贛铁路,沪昆高铁、茶铁路、320国道、106国道纵横境域。

醴陵

醴陵春秋战国时属楚秦、汉时属长沙郡(国)。汉高后四年长沙相刘越初封醴陵侯。东汉初置醴陵县。尔后虽经朝代更选,醴陵地名一直沿用至今。

醴陵物产丰富,气候人。境内陶瓷原料十分丰富,还有土,火泥(石)、石英石、石灰石、方解石等非金属和铅锌等金属矿产从原料(包括瓷土、釉泥、耐火泥)到燃料(木柴)、水力、士墨)、包扎材料(葛藤)等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无不为陶瓷生产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二、 发达的教育和文化

醴陵人文盛,名人辈出,南宋理学大师朱、明代理学家王守仁及晚清名将左宗棠均曾于醴陵江书院授业解,发达的教育与文化使醴陵自清朝以来产生出一批名人与志士正所谓:名砚俊彦见于书,文臣武将不绝于史。

三、 悠久的陶瓷生产历史

醴陵生产陶瓷的历史悠久,远在东汉时期,具城近郊之新阳竹山、王坪、荷塘等村就有较大规模的陶器作坊。产品有釜,、壶、罐等多个品种,纹饰清晰多样。至清同治二年年(1863年),县人刘近兴在县城南道姑岭设厂制陶,扩大规模,增加品种,产品有糖缸、油壶、耳、饭钵、绍坛、料坛等。制陶产业一直延续至今。

2005年,湖南省考古研究所、株洲市文物局的专家及醴陵市文物所工作人员在境内枫林市和黄獺嘴一带现场勘查发现大规模宋元青瓷窑址,典型的有碗棚里窑址、瓦子坳窑址、枫树坪窑址、王树下窑址、谭家老屋窑址。窑址地面暴露大量的青瓷碎片、匣钵、烧垫等遗物,器型多以碗碟、盏、盘等实用器物为主,纹饰多刻(印、划)以莲花纹。多施青釉,也有少量施釉,白胎居多。这五个窑址群相互距离都在四五公里以内,且距县城约20公里,距渌江河约10公里。此地曾经是长沙入醴陵驿,古地名叫“五石窑前”,相传历史上有50个窑场,由此可以想象出宋元时期此处窑业之兴旺繁荣。

2010年,湖南省考古研究所对枫林市乡的唐家宋代窑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发掘出了宋代青瓷龙窑窑址和生产作坊遗址,发现大量的窑具与青瓷器物。

宋元窑址的发现,将醴陵大模烧瓷始于清初的历史至少向前推进了800年。在宋代青瓷窑址发现之前,醴陵制瓷历史有文字记载是始于清朝雍正七年(1729年)。民国《醴陵县志》记载:“瓷土为醴特产”。清雍正间,有粤人播迁来醴陵者,始发现之于沩山,用制瓷器良佳。文斐《醴陵瓷业考》云:清初广东兴宁人廖仲威,于邑之沩山发现瓷矿。雍正七年,向沩山寺僧智慧赁山采泥,创设瓷厂,并约其同乡技工陶会马、廖、樊等二十余人共同组织。招工传习,遂为醴瓷之嚆矢。” 而后,形成以沩山为中心,渐次推广至赤竹岭、老鸦山,王仙,观口、大小林桥、瓦子山、漆家、严家冲、青泥湾、茶子山,塘山口等方圆几十公里范围的土瓷生产区。清光二十年(1894年)为最盛时期,全县窑厂达480多个,龙窑200多座,土瓷业已成为醴陵的支柱产业之一。

醴陵瓷土

这一时期的醴陵土瓷以青花碗、碟、罐、坛等为主,所用颜料系县属北乡张公岭及衡阳鱼嘴仓、陈家仓等处所产,由于所用土墨含钴量极微(据民国时期的窑业试验场定量分析,其含钴量仅为千分之二),因此烧出来的颜色比较灰暗。清代同治以前,做坯彩绘乃一人所为,后才分有做、画、泥“三帮”分工制作模式,瓷质粗劣、装饰简单。时有评论说:“醴陵瓷业从前本极粗笨,仅能制造极粗泥碗,与陶无异,其销场亦仅销及各穷乡边壤为止,而省城不与焉。”土瓷烧制虽工艺落后,质量粗劣,但正是清末醴陵土瓷业的这种产业集群,成为以熊希龄为首的清政府在醴陵办学堂、建公司、创新瓷业、创烧醴陵釉下五彩瓷的工业基础。

四、创烧釉下五彩瓷的湖南瓷业学堂和湖南瓷业公司

1釉下五彩的摇篮一一湖南瓷业学堂

鸦片战争以后,帝国主义列强开始对我国癫狂地进行经济掠夺,大批洋货倾销内地,其中瓷器以日本、英国货居多,我国国内制瓷手工业渐趋衰落。醴陵土瓷业亦受到很大冲击,“近年以来,土瓷滞销,窑户赔本累几至歇业,皆有岌岌不可终日之势”。清朝政府迫于内外压力为脱离困境,开始“讲求新政,倡办实业”。

1904年(清光绪三十年),清政府官员熊希龄东游日本,考察日本教育和实业。是时正经历“明治维新”运动的日本,政治、经济和工业方面大为发展,已从一个落后的封建国家跃为世界列强。日本的瓷器生产状况与中国大不一样:日本制瓷已经机械化,原料配方已实现化学检测科学化,先进的窑炉采用仪表测温控制,出品率高,瓷质优良。这与当时中国制瓷全部手工,烧窑技术十分落后,瓷品粗陋,形成极大的的反差。所以,熊希龄在日本“见其工业发达,瓷产精美,心窃慕之”,更加坚定了他兴办实业、锐意改良、造福乡梓的决心。熊希龄回国后,与同科举人醴邑乡绅文俊铎锋同赴沩山、赤足岭、青泥湾、老鸦山等地考察,并取当地瓷泥远送日本试验,结果证明醴陵瓷土质量优良,可做细瓷。遂详拟《为湖南创办实业推广实业学堂办法上端方书》和《为创兴醴陵瓷业呈端方文》,在醴陵创办瓷业学堂和瓷业公司,改良醴陵瓷业。作为晚清满人中的“贤达官吏”,湖南巡抚端方非常赏识和器重熊希龄,很快批准熊氏呈文,拨库银18000两,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在醴陵城北姜湾之神农殿创办湖南瓷业学堂,熊氏自任监督。学堂内设陶画、辘轳、模型三科,分永久、速成两班,除本省师资外,还聘请日籍技师安田乙吉、大凡谷里吉等五人为教员。

日本外务省档案 存安田乙吉关于湖南瓷 业学堂日籍教师、湖南 瓷业公司产品及醴陵瓷 土资源的手稿

在醴陵瓷业技术和设备严重落后,瓷器品质粗劣,管理水平低级混乱状况下,兴办学校、培养人才,是熊希龄在实地考察当时醴陵瓷业现状,分析当时醴陵瓷业形式,为振兴醴陵瓷业作出的重要举措。

虽然江西景德镇的制瓷技术高明,技术人才济济,但技术对外封锁,私规严重,想从景德镇引进技术人才十分困难。在醴陵立学堂,培养技术人才,光靠自已的师资远远满足不了需求,所以熊希龄提出了请外国技师传授的主张,这也是引进和学习国外先进技术与经验的一种有效措施。

瓷业学堂内设辘轳、模型、陶画三不科,分永久、速成两班亦是基于醴陵制瓷业长期处于个体状态,专业分工不细,从制坯到成型和彩绘乃一个人承担。熊希龄建议在湖南瓷业学堂设置辘轳、模型、陶画三科,目的就是对学生进行分工更细的专业技术教育,以便迅速提高学生的专业技术水平。

熊希龄还认为,这种专业性、技术性很强的学校,除必须具备各种机械设备外,还要添置样品室。因此,为提高教学质量,开拓学生视野,湖南瓷业学堂还专设图书室和标本室,购买各国新式瓷器供学生模仿参考。熊希龄开办学校,教育学生的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把学生培养成为具有陶瓷专业知识,掌握制瓷专业技术、具有独立分析和解决问题能力的人才。

由于湖南瓷业学堂振兴民族工业、锐意改革的精神,在1906年至1908年间研制出釉下高温颜料艳黑、海碧,草青,褐色、玛瑞红并逐步完善了釉下五彩瓷“三烧制”工艺,创烧出享誉中外、独具特色的釉下五彩瓷。这不仅是中国瓷史,也是中国教育史上光辉的一页。

2.近代陶瓷工业的先驱

在湖南瓷业学堂创办之时,熊希龄又开始筹划成立湖南瓷业公司。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招集商股五万元,于湖南瓷业学堂前的姜岭下创建湖南瓷业公司,熊希龄自任总经理。公司下设圆器厂、琢器厂、机械室、电灯室、化学室等,又引进国外先进制瓷设备,锐意改良,是中国近代陶瓷工业的先驱。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第一批湖南瓷业学堂速成班学员正好成为瓷业公司的首批技术工人。光结三十四年(908年)湖南瓷业公司锐意创新,苦心钻研,在瓷业学堂师生的艰苦努力下,成功研制出艳黑、海碧,草青,褐色、玛瑞红五种高温和釉下颜料。独创出釉下彩“三烧制”工艺,创烧出前所未有的釉下五彩器,使醴陵从生产粗瓷一跃进入生产高级细瓷的阶段,并闻名中外。

湖南瓷业公司全貌

湖南瓷业公司成立初期,设备齐全,工艺先进,广集人才。延请高手,不惜工本生产上等瓷器。当时的彩绘艺人中,有很多湖南本地的书画名家,如张晓耕、彭筱琴等,所以出品优良、画工精美,尤其是釉下五彩陈设瓷,其装饰效果独具风格,在当时已达到极高的艺术水平。

湖南瓷业公司创办时为商股,后添官股,再后来为官有民办。公司兴之时还收购了位于醴陵文笔峰下的普利公司(后改为湖南瓷业公司第二厂)。之后几次易主领导,虽经政府支持,终因时局不稳,战争摧残,于“民国十九年(1930年),以财力不继,难再支持,遂行倒闭”。但是,历经艰难曲折的湖南瓷业公司,开醴陵细瓷工业之先河,以创烧釉下五彩瓷载誉全球,为中国近代陶瓷工业树立了光辉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