醴陵瓷业兴衰(一)

2019-04-08 20:35:50 admin 26

在光结三十ー年(19054年)“湖南瓷业公司”成立以前,醴陵是没有细瓷业的。所有传统瓷业生产都是粗劣的土瓷器。据文要撰的《醴陵瓷业考》记载,“清初,广东兴宁人廖仲成,于邑之汐山发现瓷矿。雍正七年(1729年),向汐山寺僧智慧货山采泥,创设瓷厂。约其同乡技工陶、曾、马、廖、樊等20余人,共同组织,招工传习,遂为醴瓷之所矢”。

到清嘉庆朝以后,醴陵的土瓷业逐步有了较大的发展,形成了以泑山为中心,向赤竹岭、老鸦山、王仙、大林桥、小林桥、瓦子山、漆家坳、严家冲、青泥湾、茶子山、圹山回等地扩散的格局。在方圆几十公里范围内形成了土瓷的生产区。在清朝晚期光绪二十年(1894年)前后,醴陵土瓷生产达到了历史最兴盛的时期,这时有土瓷窑厂480余个龙窑200余座,土瓷业成为全县的主要经济支柱之一,是许多百姓赖以生存的基业。后来“洋瓷”涌人,土瓷业遭受沉重打击,百姓生活无着,醴陵县士绅文俊铎念及乡情,多有忧虑,才会多次向熊希龄谈起醴陵土瓷业的状况。

这类土瓷产品根本谈不上任何的观赏性,登不了大雅之堂。唯一的装饰方法就是颤色灰亚的青花,绘制几笔简单纹样,充作装饰。所用颜料是本地产的含钻矿物粗制的所谓土墨”。当时有人评论“査體陵瓷业从前本极粗笨,仅能制造极粗泥碗,与陶器无异,其销场亦仅销及各穷乡边壤为止,而省城不与焉”。

八国联军事件后,朝延迫于列强压力,将内地对外国开为商埠,大批洋货涌人国门。自从“洋瓷”进入湖南倾销,土瓷销售受到强烈冲击,窑户生产难以维持。“近年以来,土货滞销,窑户赔累几至歇业,皆有发发不可终日之势”。

“湖南瓷业公司”成立之后,日用细瓷产品进入市场,这种局面有了改观。精良的细瓷产品很快被市场接受,土瓷窑户的生产、销售却愈加困难,醴陵细瓷的发展取得了成效,原本是令国人鼓舞的好事,不料却由此引起了公司与土瓷窑户之间的矛盾。“自该公司开办后,出品即极精良,形式花样又无一不玲珑轻巧。(图1-49)而该地原有各窑户不自咎其不能改良,反嫉妒该公司,谓为夺彼生活,群起与之为难,故数年以来,变局环生,因准已极”。

历史毕竟要发展,落后的工艺终究还是要被先进的生产力取代。有些开明之士率先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受瓷业公司进步思想启迪,开始就近仿效开办细瓷窑厂。宣统元年(1909年)、就在距离瓷业公司不远处,成立了第一家商办的“普利制瓷公司”。以后陆续又成立了几家。这些小公司资本微薄,虽然技术カ量与设备同“湖南瓷业公司”无法相

比,但是他们顺应历史发展潮流,知难而进,刻苦经营,争先聘请瓷业学堂毕业生作为技工,不断地从湖南瓷业公司套取生产经验,生产出质量较好的日用细瓷,后来又能陆续烧制釉下彩瓷琢器,只是当初原料购买渠道不畅,颜料来之不易。(图1-50)

烧制釉下彩瓷的首要条件就是要具备“高火性”的釉下颜料。湖南瓷业公司早期所用的颜料,都是从日本进回。1908年建和料生产车间试生产后,在日籍技师指导下,有玛瑙红、海碧、草绿、艳黑、赭色五种彩料可以陆续自制。但少量关键原料仍在较长一段时间依靠进口,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1918年前后。在这段时间内,各小窑厂所用的颜料来源,主要由一名叫潘万珠的瓷业学堂毕业生供应。

潘万珠是个肯钻研,会经营的能干人。他就是在瓷业学堂就读期间,向日籍教师“安田胡子”倫看学艺的学生之后来在工作中,依靠自己刻苦钻研,攻克了一些技术难关,对颜料配制有了心得。

他见小密户购颜料困难,于是就依靠自己的技术“自原料,秘制发售,颇获重利”。后来时间长了大家才逐渐学会配制。但关键原料仍然要向日本商人购买,而日商经常借故提价,“惟原料购自日商,常故昂其价”,令人抱怨而无可奈何。日子长了,人们才逐渐明白,其实此种原料英、美商人也有经销。再后来则恍然大悟,原来“即日商亦贩自英伦也”,白白地让日本商人赚了许多的中间费。民窑散户原本就资本微薄,还要以高价来购买原料,他们当年持业的艰辛,可想而知。他们购料尚且困难,用于生产当然愈加谨慎,因而尽管设备简陋也生产出一些比较精良的产品,只是成本高而产量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