醴陵瓷业兴衰(三)

2019-04-08 20:44:50 admin 28

从1918年兵患到1927年大革命爆发,将近十年中,體陵的瓷业就是这样艰难地在战争的废墟中堀起,逐渐重新建立起一整套产销体系。这一时期与1918年以前相比,情况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醴陵瓷业的主导地位,已经由官办公司让位给商民自办的生产厂商了。

民营瓷厂、搭烧散户,步履维展。瓷业工人则更是饱受屈辱。学徒进厂皆由名业行会依严格的行规管理,模型、辘轳、陶画都有名自的行规,不能稍有违反。学徒人厂拜师必须报告公会履行手续,由公会发给投师状,方可拜师学艺。学徒三年期满后,须经公会发给证书方许另外求业。最初还规定一个技师所带学徒不能同时超过两人。模型分

会还规定:未人会的女工从事模型工作,只以小器为限,每件工价不得超过一分,否则即行驱逐。

技工也严格受行规制约,圆器、球器分行管理,工人不得串行工作,否则不仅技工要被驱逐,厂主也要受到处罚工人以计件领取薪,没有假期休息之说。如果有病,影响工厂组合搭配用土,不仅没有医药费,更没有病假工资,还要贴“散子”,所谓散子,就是去请失业工人来抵班。抵班零工的工资,一般比正式工人的工资高,其高出部分,由请

抵工的工人自贴。工人工资均为计件,但各行都有不同。

租瓷工资只按坯量的板数而定,不与市价相关。

细瓷工资计算:模型、辘轳,由公会拟定工资标准,厂方按章结算;圆器沿袭景德镇旧制,以“半厂”为单位每日规定生产24板坯,每板按不同产品规定成坯件数,再按千板计算其工值。鲜花器每千板折银24两,各工序按比例分配,打杂、做坯、印坯工各3.2两,利坯工5.6两,挖坯工4两,种坯工4.8两,合为24两;白器每千板折银32两,分配比例与鲜花器相差不大。

民国22年(1933年),国民党政府财政部废两改元,每块银元折合银两七钱一分五厘、工人工资也都只能按银两折成银元支付。民国24年(1935年),每个银元兑法币一元、禁止银元通行。随着法币贬值,工人深受其害。民国31年(1942年)、法币贬至1.55元オ折一银元,7年间贬值达11倍之多。工人迫于生计、也组织有樊公会,以祭祀窑业始祖樊公。必要时樊公会也为工人说话,组织罢工要

求增加工资。

民国35年(1946年)8月,经过持续8天的罢工,资方同意按照实码折算,増加工资和伙食津贴,以法币2250元折一银元。然而法币继续快速贬值,工人生活依旧难以保障。民国36年(1947年),又经劳资协商,仿照粗瓷工资结算方法,按白三大、白罗汤对“筒碗”之市价折算。为适应物价不断上涨的情况,折算标准由每季一次改为每月协议一次。但因法币贬值幅度进一步増大,后来竟然达到日数落的程度,货币工资时时贬值,几成废纸、工人生活饥寒交迫。

抗日战争时期,协盛等瓷厂曾实行以产品实物计翻的工资制。规定每千板坯给多少碗,或者以伙食津贴名义,每24板坯为一个伙食位子,一个伙食位子给碗约干,如未完成一个伙食位子则依数扣除。工人按做坯多少,领取碗来作为工资报酬,以保证职工生活少受物价的被动影响。

据《醴陵陶瓷志》记载:

细瓷工人除工资外,伙食由工厂负责,除供给煤、米外,每人每月油一斤,盐一斤四两,菜金900文。还有神福肉,每逢农历初一、十一、

二十日供应,每次四两。

节日酒例,是工资性质的津贴,圆器工人在每年春节后开工,发给每人大酒钱200文,小酒钱40文,面钱200文,红包钱100文。

清明节给小酒钱40文。

四月给初一磨刀酒例40文。

端午节给歇手酒钱40文,红包100文,大酒钱200文,面钱200文,起手酒钱40文,盐蛋、包子各两只。并由公司备席,鱼、肉、鸡、豆腐干、南粉五大碗,黄瓜、韭菜、大蒜、蛋汤四小碗,外加雄黄酒。

中元节给每人酒钱40文,红包钱100文,大酒钱200文,面钱200文。

中秋节给每人大酒钱200文,月饼半斤,起、歇手酒钱40文,面钱200文。

重阳节给酒钱40文。

月给磨刀酒钱40文。

冬至给小酒钱40文。

停工或阳历元旦给每人猪肉12两,小酒钱60文,歇手酒钱40文。

农历四月、六月、十月二十六日为龙工,每人另发酒钱40文。

琢器工人要稍高些,每年春节后开工,给每人红包钱400文,另备瓜子、酒、面等,其菜随点,二人一盘。

清明节给每人酒钱400文。

端午节与圆器工相同。

中元节给每人酒钱五角。

中秋节给每人酒钱五角,月饼半斤。

重阳节给每人酒钱40文。

冬至给每人酒钱40文。

停工或阳历元旦:肉12两,酒钱60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