醴陵瓷器:釉下五彩瓷章法有序的装饰构图

2017-10-28 11:50:47 admin 66
      醴陵瓷器釉下五彩瓷的装饰构图,与中国画的构图同源同理。之”字为左推右让、“甲”字为上重下轻、“由”字为上轻下重、“则”字为左实右虚、“须”字为左虚右实。醴陵瓷器釉下五彩瓷在传承传统的构图章法中,有其鲜明的特点:
 
        其一、讲究灵活变化的散点透视法
 
        醴陵釉下五彩瓷在构图中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也不受焦点透视的束缚,而是采用散点透视法,将描摹对象随意列置,为了突出主体形象,作者可以舍弃影响画面艺术效果的一切物象,甚至将不同时间、不同地方、不同情节的物象组合在同一画面上。如2010年上海世博会,醴陵瓷界大师邓文科、陈扬龙、王坚义、宋定国为世博会设计创制了釉下五彩《万花赏瓶》,将参加世博会的100多个国家的国花组合在一个画面上,喻示了“百国同贺中华盛世,共享美好生活繁荣”的主题,这种大胆构图突破了国界、花种等时空局限,千百年来,百国的国花首次与醴陵釉下五彩亲密融合,产生惊艳的审美效果。
 
1.jpg
 
        其二、讲究疏密聚散的韵律节奏
 
        尽管人们在谈及构图中的疏密关系时,总爱说“密不通风,疏可走马”,但醴陵釉下五彩瓷的装饰构图很少走向极端——既不会密得不通风,也不会疏得可走马,而是强调构图疏密有致、密而不繁,疏而不空,主次分明,虚实相生。疏密是构图中的重要手段,“疏”得不当,画面零乱、松弛,没有精神;“密”得不当,画面板结、沉闷、凝重无光。醴陵的大师们,在构图中十分巧妙地处理了疏密关系,如邓文科在釉下五彩瓷瓶《凝香》中,采用“甲”字形构图,将白梅密集在瓶身上方,产生上重下轻、上密下疏的视觉效果,点明了“凝香”的主题。熊声贵在釉下五彩瓷板《葡萄秋色》中,采用“甲”字与“须”字相结合的构图,将葡萄的果、叶、藤密集在瓷板的上方和右侧,而左下方十分疏朗,只有蝴蝶、蜜蜂、螳螂在自我陶醉,将葡萄园的秋色描绘的生气勃勃,趣味盎然。
 
        其三、讲究空间的虚实关系
 
        醴陵釉下五彩瓷的构图,非常讲究在画面中留有空白,即艺术地、有序地拉开物象与物象之间的距离,如山水画构图时往往天与地都是空白,人物画、花鸟画往往不画背景而留出空白,空白为画面提供想象的意境与情趣,空白强调的是“虚”,实际上突出的是“实”。黄宾虹大家说过:“作画实中求虚,黑中留白,如一灿烂之光,通体皆明。”如熊声贵绘制的釉下墨彩方器“鱼虾图”,并没有画水,而是用大片空白表示水,虾、蟹、鱼在空白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生动有趣。邓文科在绘制釉下五彩瓷瓶“岩上松”时,岩上的百年青松只占画面的三分之一的空间,而让出三分之二的空白让观者展开想象的翅膀,人们仰望高山顶上青松,格外崇敬青松不畏风霜严寒,昂首挺立的坚强品格。
 
        其四、讲究藏露得体的主宾关系
 
        醴陵瓷器釉下五彩瓷的画面构成强调主次分明、宾主有序、露藏得体。一般来讲,画面中的主体物象一定在结构的中心,一定在人们的视觉中心,而处于从属部位的物象则远离结构中心和视觉中心,或巧妙地隐藏在山石、云雾、叶藤之后。熊声贵在绘制釉下五彩瓶《幽然》时,为了突出主体物象“鹭鸶”,竟将所有背景全部藏在褐色的块面中,省去一切枝蔓细节。当人们将目光注视着鹭鸶时,就会发现作者的工笔画功夫是何等精湛,那鹭鸶身上的白色羽毛,丝丝入扣,惟妙惟肖。

      关联文章:
                  醴陵瓷器釉下五彩瓷无所不包的题材范畴

                   醴陵瓷器釉下五彩瓷不断创新的器型特点

                   醴陵瓷器釉下五彩瓷出类拔萃的纹饰艺术